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环环相扣

公子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落秋中文网 www.lqbook.com,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

    曾经,李承乾也有过一段迷茫时期。

    在储位竞争之中,魏王李泰给予他巨大的压力,甚至于基本没有储位之望的吴王李恪也咄咄逼人,因为他实在是太优秀了,就连李二陛下都私底下感叹“英果类己”,可见对其之厚爱。

    而父皇一贯暧昧难明的态度,使得李承乾明白就算自己已经被立为储君十余年,可地位依旧不稳,说不得哪一天父皇心血来潮,就会将自己这个废黜,而无论是李泰亦或是李恪,都能够完美的接替他的位置,朝中不少大臣甚至会鼓掌叫好、额手相庆。

    面对巨大压力,李承乾有些迷失。

    人与人是不同的,天赋之差距依靠后天之努力很难予以弥补,他觉得自己就算再是努力,也比不得天资绝顶的李泰与李恪。

    既然如此,自己拼了命的维系自己的储君之位又有什么用?自己与李泰、李恪的差距肉眼可见,父皇只要坚定了“立贤不立长”的意志,那么自己被废黜就是早晚的事情。

    若单只是储位不保,他还不至于放任自流,可问题是自古以来何曾听闻被废黜之储君能够得以善终?

    从未有过。

    李承乾并非贪婪这个储君之位,但是为了自己以及妻儿、东宫上下千余人之身家性命,不得不争。

    及至今日,储君之位日渐稳固,他最在乎的便是兄弟姊妹之情,因为父皇曾经在他们兄弟面前无数次的教诲,要友爱兄弟,要阖家和睦,勿要因自私之贪婪使得兄弟阋墙、手足恩断,否则纵然坐上那天下至尊的位置,也未必顺心如意、逍遥快活。

    关于这一点,一众兄弟们都是信服的,毕竟那可是父皇亲身感受……

    心底的愧疚,天下的骂名,那将是何等之压力?李承乾有自知之明,父皇刚硬神武受得起那等天下毁谤万民唾骂,可他的承受力太差,若是当真有那样一天,非得疯了不可……

    故而任何时候,李承乾都将兄弟姊妹间的手足之情放在最紧要的位置。

    ……

    训斥了李君羡几句? 李承乾这才让他入座,命人奉上香茗,蹙眉问道:“详细与孤说说? 到底怎么回事?”

    通常情况之下? 若非发生十万火急之事? 万万不能在寅时三刻之前叫开城门,否则必然有大事发生。

    虽然意识到了韦正矩之死必有蹊跷,甚至可能有阴谋直指“百骑司”甚至他这个太子? 却并未意会到其中之关窍。

    一个韦正矩? 如何能够与东宫联系在一起?

    李君羡双手握着茶杯,感受着茶杯的温暖,沉声说道:“韦正矩之份量? 自然不足以牵扯到东宫、甚至牵扯到太子。但是不久之前此子冲撞了越国公? 并被越国公教训? 使得整个京兆韦氏惊骇欲绝、惶恐不已。坊间流传? 乃是因为越国公看不上韦正矩? 认为他不配尚晋阳公主? 故而刻意打压,使得京兆韦氏知难而退,双方之龌蹉,天下皆知。如今韦正矩偷偷潜入九嵕山禁苑,晋阳殿下正好在那里? 随即便韦正矩便暴卒而亡……难免有人将韦正矩之死与越国公攀上干系。”

    李承乾蹙眉不语? 缓缓颔首。

    他如今之所以能够坐稳东宫? 储君之位日益稳固? 皆是拜房俊所赐。这样一个文武两方面皆有极高之建树的臣子站在自己身后坚定不移的支持,正是东宫之根脉所在。

    一旦房俊被攀扯上毒杀韦家子弟,他本人将会受到弹劾? 声誉尽毁,对于东宫之根基打击甚大。

    尤其是京兆韦氏的反应,需知道如今韦挺正妻暴毙、丧期刚过,族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子弟又惨遭横祸,这样一个关中门阀,岂能无动于衷?

    虽然京兆韦氏在朝堂之上的势力看上去不如长孙家,可是其底蕴之深厚、人脉之宽广,绝对不容小视。

    一旦韦家生出别样的心思,将长孙氏、韦正矩之死迁怒于房俊,甚至迁怒于东宫……

    足以搅动关中风云!

    原本因为父皇东征,使得关中空虚,各方势力便蠢蠢欲动,如今得了这样一个机会,岂非更要搅风搅雨?

    正说着话,外头有内侍来报,说是宋国公萧瑀求见。

    李承乾抬头瞅瞅窗外,见天色依旧昏暗,这个时候萧瑀就见,必定又是一桩大事,可千万别跟韦正矩一案牵扯上才好……

    然而事与愿违,萧瑀被叫进殿内之后,先是见礼,而后沉声道:“刚才坊门初开,臣之家仆便听闻韦家已经派人赶赴京兆府报案,说是韦正矩一夜未归、不知所踪,恳请京兆府立案之后派人四方查找……按说只是一个晚上未见人,尚够不上失踪,不过韦家又岂能不明白这等律例?既然执意去京兆府报案,可见韦正矩多半是出了意外……呃,殿下,李将军,何以这般震惊?”

    话未说完,见到李承乾、李君羡面色沉重惊诧的模样,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该不会是这二位已经知晓了韦正矩的下落?

    的确有可能,若无大事,李君羡也不应当这个时候出现在兴庆宫……

    李君羡看了李承乾一眼,见其并未有阻止之意,便对萧瑀道:“昨夜韦正矩前往九嵕山,潜入皇家禁苑之内欲行不轨,当时长乐与晋阳两位殿下正在禁苑之中……被禁卫擒获之后,解送‘百骑司’,当时‘百骑司’上下不知韦正矩之身份,欲加审讯,结果尚未开始,韦正矩便暴卒而亡。‘百骑司’之仵作详细勘验,证明其事先被人下毒,送至‘百骑司’之后毒发身亡……”

    萧瑀愣了半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忽然蹙眉问道:“若只是潜入皇家禁苑欲行不轨,且并未构成严重之后果,何以需要解送‘百骑司’?何时‘百骑司’也开始插手这等鸡鸣狗盗之案件了?”

    满朝文武,没人对“百骑司”抱有好感。

    固然“百骑司”一向行事低调、克制隐忍,即便出手亦是证据确凿、无可指摘,可是身为大臣,谁有愿意头顶上悬着这样一把威力无穷之利器,随时随地都能掉下来刺个透心凉?

    时时刻刻限制、抵抗“百骑司”,便成为朝廷上下一以贯之的默契。

    李君羡自然明白萧瑀的担忧,唯恐这等案件往后若是都由“百骑司”插手审讯,会导致势力暴涨,但这个时候没耐心解释,摇头道:“是禁苑之内的校尉所命,末将亦不知其中内情,不过已然派人前往禁苑,或许稍后便会有消息传来。”

    李承乾于萧瑀面色凝重,对此并不看好。

    韦正矩进入“百骑司”便毒发身亡,解送之禁卫半途被人灭口,可见幕后之主使所图甚大,且心狠手辣。此等情形之下,又岂能留着禁苑之校尉让“百骑司”加以审讯?

    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更何况“百骑司”之酷刑早已臭名昭著,没人能够闭着嘴从“百骑司”走出来,除非死人……

    所以,此刻那位禁苑校尉多半已经被人灭口。

    殿内一阵沉默,三人俱都被幕后主使这等手腕震惊,比这更加缜密之阴谋自然也都听过、甚至见过,但是出手如此狠辣,完全不留一丝一毫漏洞,实在是够狠。

    萧瑀摸着胡子想了想,忽然问李君羡:“韦正矩暴卒于‘百骑司’驻地之后,将军便即刻叫开城门,入宫觐见?”

    李君羡一愣,旋即面色一变,颔首道:“正是。”

    言罢起身,在李承乾面前单膝跪地,赔罪道:“末将鲁莽疏忽,导致殿下亦要遭受质疑,实在是罪该万死。”

    李承乾也反应过来,李君羡明显是误中贼人奸计,顺势将他这个太子拖进来,可这个时候哪里会迁怒于李君羡?

    叹息一声,摆手道:“贼人计谋阴毒,环环相扣,将军亦是一时不慎,孤又岂能怪罪?”

    李君羡第一时间觐见固然将他拖进漩涡,不可避免的遭受质疑,可若是李君羡没有第一时间前来,那他才要更为胆战心惊,“百骑司”身为皇家鹰犬,却不跟他这个太子一条心,往后他连睡觉怕是都得睁着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