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哀民生之多艰 (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一袖乾坤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落秋中文网 www.lqbook.com,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张煌言本就不是铁石心肠之人,见到此情此景直是被震惊到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张煌言愤慨道:“某若不是亲眼所见还不敢相信天子脚下,南京城外会有如此景象!”

    “王指挥使你来说说看,该怎么办!”

    张煌言十分愤慨。

    在他看来,大明治下的百姓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当今天子仁德爱民,百姓们应该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才对啊。

    “这...”

    王贺年显得有些为难,若是承认了这点岂不是往陛下脸上抹黑。

    但若是不承认,这又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不是睁眼瞎吗?

    “正应了张本兵那句话,我们应该早些在城外划分坊市,增派人手巡查的。”

    王贺年只能点到为止,再往深了说就不合适了。

    张煌言点了点头,他似乎也意识到了王贺年在担心什么。

    “你放心,有本官在就不会饿死一个百姓。”

    张煌言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来人啊,多增设一些粥点分粥,一定要保证每一个灾民都有的吃。”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啊!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爷啊!”

    妇人感动的热泪盈眶,连连冲张煌言磕头致谢。

    “快起来,这些都是本官该做的。”

    张煌言把那妇人扶了起来,继而对一旁王贺年道:“王指挥使我们开始吧。”

    ...

    ...

    划分坊区是个技术活也是体力活。

    尤其是在聚集灾民如此密集的情况下。

    灾民们聚拢在一起,很难把他们的生活区域区分开。

    不过这却是必须要做的,哪怕是耗费再多的人力物力也是应该的。

    一开始或许会有些痛苦,但只要适应了便能受益良多。

    张煌言跟着王贺年在棚户区走了一遭感触颇深。

    他发现自己经历过得苦难不及这些百姓万一。

    大明朝最可怜的人怕是就是这些百姓了。

    只要遇到灾年就可能出现自耕农崩溃的情况,如此朝廷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如果不能及时赈灾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朝廷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除此之外张煌言对何为仁政又有了新的理解。

    并不是说免了几年赋税,开仓赈济就是施行仁政了。

    这只是最基本的。

    要让百姓们真真切切的过上好日子感受到幸福这才是仁政。

    当然张煌言承认皇帝陛下已经做的很好了。

    天子日理万机,只能关注到大面上的事情。

    至于个中细节则需要臣下们替他分忧。

    若是事事都要天子操心亲力亲为,那天子还不得累死了?

    张煌言感受到双肩上的压力陡增,在乱世能够让百姓活命便是大功绩大功德了吧。

    还是应该尽快的北定中原光复天下才是。

    没有了战乱纷争,百姓们才能过上好日子。

    而距离做到这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希望陛下尽快拿下南直隶,给军队百姓们休养生息,这样也好为将来的北伐做好准备。

    ...

    ...

    身在杭州的郑成功接到圣旨命他四面行军进攻苏松。

    郑成功直是大喜。

    陛下心里还是有他的啊。

    这才刚刚拿下浙江,陛下就命他马不停蹄的进攻苏松。

    原本郑成功还担心会被李来亨和李定国甩开一个身位,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

    他非但没有被甩开,甚至还隐隐领先了半个身位。

    如果能够拿下苏松,他的功劳肯定稳稳压过二李一头。

    中兴大明固然重要,但李定国也不能不为自己和家族的未来考虑。

    将来定鼎天下,陛下论功行赏,郑成功希望自己能够排在头名。

    攻打浙江的顺利给了郑成功很大的信心。

    他叫来儿子郑经一起商议发兵苏松的事宜。

    “父王,儿子觉得湖州、嘉兴与镇江方面的军队可以作为主力。至于崇明岛的水师可以作为辅助,封住鞑子的退路即可。”

    郑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一战郑家一定要打的漂亮,在陛下面前露个脸。

    “我儿觉得由谁统兵合适呢。”

    “父王可以统兵一路,从湖州嘉兴进攻。”

    郑经顿了顿道:“儿子返回镇江从镇江方面进攻。”

    “至于崇明岛方面自然是由甘辉甘将军统领最为合适。”

    郑成功大体认可了郑经的分析,他点了点头道:“可,我儿便赶快回到镇江点兵吧。苏松十分重要,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拿下苏松后我们就可以歇上一阵了。”

    “父王放心好了,儿子不会让您失望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郑经已经成长了不少。虽然还做不到像郑成功那样在战场之上独当一面,但打打下手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就好。”

    郑成功满意的点了点头。

    …

    …

    “太子殿下,不好了!”

    张煌言急匆匆的赶到宫中,见到朱慈煊后立刻激动的说道:“城外灾民聚集的坊区刚刚失火了!”

    “什么!”

    朱慈煊骇了一跳,身子下意识的朝后退去。

    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在人前装的很成熟,但内心其实很脆弱。

    “怎么会突然失火呢?”

    朱慈煊十分惊慌,发生这种事情很容易引起民怨的啊。

    “不排除有人故意纵火。”

    张煌言皱着眉说道。

    他也觉得起火的这个时机十分古怪。

    以前好好的,他们才刚刚划分坊区后脚便起了火,这也太离谱了吧?

    “火势可控制住了?”

    朱慈煊心急如焚,连忙追问道。

    “大火已经被扑灭了,只是百姓伤亡有些惨重。”

    “烧死多少人?”

    “直接烧死的有上千人,被烧伤的足足有几千人。”

    张煌言十分悲痛的说道。

    “嘶!”

    朱慈煊闻言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

    “大火是夜里突然烧起来的。不少百姓尚在睡梦之中,结果...”

    张煌言一度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

    “查,给孤仔细的查。若是有人故意纵火,孤定要砍了他的脑袋!”

    朱慈煊气鼓鼓的说道。

    “太子殿下,眼下当务之急是赶快安抚灾民啊。”

    张煌言见朱慈煊拎不清主次,连忙提醒道。

    朱慈煊一拍脑袋道:“张先生不说孤差点忘了。是该先安抚百姓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