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6章不过如此

马月猴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落秋中文网 www.lqbook.com,最快更新诡三国最新章节!

    大漠当中的变化,似乎是一种偶然,也像是一种必然。

    中原和大漠就像是U形管的两端,那一段的压力强,就将另外一端给压出去。

    在游牧民族没有完全掌握铁器技术的大汉当下,拥有比较成熟的铁器冶金工艺汉人,在改进了战马的机动性和骑兵耐久性之后,爆发出来的战斗力是相当可怕的,就像是饥渴而二三十年的汉子,手速都相当快。

    先抛开在漠北推进的张郃分部不说,目光回到豫州。

    在豫州阳城之中,也有这么一些不甘寂寞的人……

    因为某些原因,这些原本被派遣向天子献虏的人被滞留在阳城,接受21天的隔离,呸,礼仪培训,在没有完成礼仪培训之前,不能前往许县。

    对于这些西羌俘虏来说,他们其实有很多已经是行尸走肉一般,作为北宫的亲属或是直系的头目,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抽走了他们的作为人的脊梁骨,只剩下了作为动物的本能,所以这些西羌俘虏无所谓停滞不停滞,甚至是对于一切都无所谓。

    但是对于另外的一些人,就不一样了。

    比如申仪。

    申仪急搓搓的像是苍蝇搓手一样,找到了裴垣。

    裴垣之前在长安,多多少少也搞了不少钱财,眼见着在长安三辅之中的风声日间紧张,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烧到自己的头上,便是趁着这个机会,顺顺当当的混进了献虏的队列之中。

    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堂而皇之的,混出了三辅,并且裴垣还顺道带上了申仪。

    啥?

    怎么这么容易就混出来了?

    麻痹的,后世那么严格的审查制度都名正言顺的混出去,大汉当下混几个人出去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裴垣来说,豫州或是冀州,肯定是他第一首选的地方,毕竟这两个地方相对来说比较安定富裕,文化程度也比较高一些,很是适合裴垣居住。青州徐州荆州么就相对乱一些,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至于更为偏远的什么幽州扬州交州之类的,在裴垣看来简直就是蛮荒一般,是下等人才去的地方。

    在裴垣的怀里,有一个小小的木匣子。在木匣子里面,则是他这两三年来捞的钱财。之前在河东虽然说也是裴氏家族的一员,但是裴垣的父亲早亡,所以实际上裴垣过的也并不是很好。

    有时候身边的一些小伙伴有新的锦袍穿,他就必须小心翼翼的穿着他那仅有的哪一件袍子,时时刻刻护着,害怕万一不小心勾到哪里,或是扯到何处,便是坏了一整件的衣裳。然后可能意味着就必须穿破衣裳,亦或是只能穿旧的了。

    别的士族子弟在骑马踏青,纵马寻香。他就只能是坐个牛车慢吞吞的前往汇合,因为他家里养不起马。或是连牛车都没有,只有骡子,甚至是驴车。

    有的士族子弟身边有俏婢女美侍姬,他身边就一个笨手笨脚的老仆从,或是他自己服侍自己,唯一的选择便是左手或是右手……

    正常来说,在裴垣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过程当中,其父母应该起到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重要的引导作用,但是很可惜的是裴垣的父亲早亡,他母亲拉扯裴垣等人长大也已经是耗费了心力,根本就没有多少心思还要去时时关注,或是梳理裴垣的心理变化。

    于是乎,这些旁人有的,裴垣他也想要有,这种渴望最终一点点沉积下来,成为了最终的欲望。无法抑制,不可阻挡的,贪婪的欲望。

    当裴垣获得了权柄,就开始向贪婪转换。

    权柄的目标,就是获取钱财,钱财的目的就是满足他的贪欲,他觉得在他小时候所欠下来的那些不满足,那些贪欲。

    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可以为了拥有他年轻那些渴望的东西付出一切!

    所以当有机会满足他的欲望的时候,他自然忍不住了。

    按照道理来说,裴垣所在的参律院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实权,也没有办法说像是大汉商会一样给与直接的物资买卖,但是裴垣脑子活泛,能言会道,即便是有些事情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到,但是只要有好处,他也会先含糊的答应下来再说,至于能不能后续做得到……

    谁管那么多?

    然后很不幸的是,骠骑将军斐潜开始管这么多了。

    裴垣在《贪渎律》还没有完全公布出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其中的要害,并且意识到了他自己的问题,在知晓要有大规模审判之后,裴垣也就没有多少的侥幸心理。

    因为河东裴氏,尤其是裴茂那个该死的老家伙,为了保全裴茂自己,甚至不惜拿族内的人头保命!那么万一裴垣自己有些麻烦的时候,裴茂这个老不死肯定又是二话不说将裴垣直接抛弃!

    到了最后,也就剩下了外逃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毕竟当下曹操和斐潜是相对来说,是在一个对峙的状态之下。

    然后裴垣就可以借着一个被骠骑压迫和摧残的名头,申请在豫州避难,说不得还可以混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来当当……

    又有钱,又有闲,美滋滋。

    只不过裴垣的美滋滋就被申仪给打搅了。

    申仪没裴垣的耐性。

    毕竟申仪肩负着是要挽救在上庸申氏一族的使命啊,裴垣可以等,申仪等不起。申仪的目标就是混到天子刘协面前,然后找个机会哭诉一番,最好还能让天子刘协下一道赦免的诏令什么的,如果实在不行,那么申仪就会退而求其次,表示申氏一族心慕天子,要迁徙到豫州来……

    然后申仪就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呃,举着大义当饭吃,嗯,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只要在天子面前哭哭闹闹一下,然后骠骑只要敢动手,申氏上下便会立刻表示得了天子的授意,拿到了签证,呸,绿卡,嗯,是过所,要去豫州!

    所以裴垣和申仪是两个状态,裴垣是已经逃出来了,而且怀里揣着飞票,悠哉闲哉,而申仪还等着要拿一根鸡毛回去救申氏一家子,对待滞留在阳城这一件事的态度当然就不一样了。

    『莫急……贤弟莫急……』裴垣企图安抚申仪。

    裴垣也不傻,他看出申仪憋不住了,同样的,裴垣也觉得可以加快一些速度,省的夜长梦多最终鸡飞蛋打什么的,因此在琢磨了片刻之后,便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若是要急着见天子么……』裴垣缓缓的说道,『某倒是有一策……贤弟于汉中,想必是见过汉中之战了,这骠骑军势如何,亦是目睹亲见,故而若是以此为由……』

    申仪皱眉说道:『裴兄的意思是……』

    『听闻汉中之战……有什么火神石砲?』裴垣微微笑道,『想必……若是……定然……呵呵,贤弟可是明白了?』

    ……(;¬_¬)……

    黑黝黝的山。

    黑漆漆的树。

    黑麻麻的道。

    张余的腿打着抖,人咬着牙。

    鸡急了,能飞上树,狗急了,能跳过墙,人急了……

    拼命是不可能拼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拼命,只能是逃跑了。

    通往下邳的山道在夜色当中蜿蜒崎岖,在视线当中隐隐约约。山上的树影参差,风吹晃动之下就像是潜藏着无数的兵卒人马,随时可能扑出来一样。

    张余死死的跟在队伍后面,浅一脚深一脚的往前而行。

    都说了,后勤官是有一些小小的权利的。这个权利虽然不能生杀予夺,但是在某些方面上也可以决定了谁能多吃一些,谁能多拿一点。再加上下相之中也有一些周泰收编的原本广陵的兵卒,这些兵卒在投降之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被江东兵欺凌和殴打的情况时有发生,周泰也根本不在意……

    于是乎,张余找到了机会。

    有下相本地人,对于周边的道路非常的熟悉,什么地方有树林,什么地方有采药山路,什么地方水流特别浅……

    熟悉道路的那家伙在前面带着路,避开了官道,找到了一处小径,然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单独逃亡的话,会变成逃兵,即便是自己争辩是逃出来的,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是加上了张余,一切又有所不同了。

    张余是士族子弟,虽然是寒门破落了,但依旧还是士族子弟。由士族子弟带领的这一支队伍,就不再是逃兵降卒,而是深入虎穴刺探敌情的勇士!

    因此张余虽然体力不太行,依旧得到了不错的照顾,被搀扶着坐到一旁。

    张余就觉得自己的脚底板都是火辣辣的疼,不知道是在黑夜当中被荆棘勾破了,还是因为走了太久,太难走的山道,以至于起了水泡……

    反正现在张余的两条腿都是抖的。

    一旁十几个广陵兵也在休息,然后低声的交谈。

    『娘希匹!这些江东狗,真不是好东西……』

    『我们广陵人就不是人了?』

    『要说就是当官的不是东西,先跑了,要不然这么多汉子,有刀有枪,打就是了,就给跑了!』一名中年人愤愤的说道。

    中年人是刀盾手,当然现在的他没有刀盾。他是老兵,身材很魁梧。他不缺武勇,因为他身上的伤疤证明了这个事情。他右手手指头只剩下了三个,左手剩下了四个,那些缺失的手指头,都是在搏杀当中失去的。

    『少废话!你去后面看看去!』临时的队率指着那个中年人说道。

    『为什么是我?』中年人不满的站了起来,嘀咕着。

    临时队率瞪着他,『因为你屁话最多!』

    实际上队率不是刷官威,而想要保护中年人。

    中年人和队率,都是老兵。

    一些话,好说不好听。

    即便是当官的跑了,也不是小兵能够随意议论的。

    在加上中年人也算是老卒了,虽然说是刀盾手出身,但也有足够的战场经验,让他去后方勘测,一方面更加放心,另外一方面也让中年人的牢骚话不至于成为他的罪过。

    中年人哼了一声,也不再说一些什么,便是往来路上返回去查探了。

    临时队率凑到张余面前,『张公子,这些都是些粗人,说的都是疯话……』

    张余会意,点头说道:『放心罢……我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为了拉这么一只队伍,张余确实是操碎了心。他借着后勤官的便利,不仅是要接触这些降兵,更重要的是要挑选出合适的人,要不然还没跑出来,就死在城中了,同时还要寻找逃跑的机会……

    幸好,作为后勤官,还有另外一个方便之处,就是可以见到周泰。张余向周泰进言,表示粮食不够了,但是还可以到泗水里面抓鱼虾什么的来充饥,减少粮草的消耗。周泰欣然同意,反正这活江东军之前也是有做的,吃鱼虾什么的也并不反感。

    虽然说鱼虾很容易臭,再加上内河的鱼虾田螺什么的,其实肉也比较少,但终究是一些补充……

    这样才慢慢的找到了机会……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刀枪什么的就比较缺乏了,甚至有的人还拿着的是鱼叉,毕竟是借着渔猎的名义出来的,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家伙可以携带。

    正在说一些什么的时候,之前那个去后面勘察的中年人急急的回来了,虽然说勉力控制着情绪,压低的嗓门之中依旧不免带了一丝的颤抖,『后面江东兵,追,追上来了!』

    『哄』的一下,众人都乱了。

    借着夜色逃离,原本以为江东军要等到天明才会发现不对劲,那就可以成功摆脱江东兵的追赶了,但是没想到半夜就被查出了纰漏,周泰怒不可遏,下令兵卒沿着踪迹就追了上来……

    虽然说张余等人没有走官道,而是选了不常走的山间小径,但是周泰在下相也不是干待着,周边的一些山路和小径也是派遣了兵卒进行勘探过,所以张余等人走的这条路当然也有一些江东兵前来查看。

    幸好在黑夜当中,江东兵毕竟不是很熟悉道路,打起了火把行进,然后被张余等摸着黑前行的广陵兵发现了。

    张余猛地站了起来,结果一脚踩在地上,脚底板又是一阵剧痛,哼哼唧唧的又抖起了腿,难以走得快,更不用说跑了……

    原本一直在走的话,疼痛是会麻木的,所以虽然有伤,但是并不会多疼,在休息之后,伤口又再次受到挤压的时候,此时反倒是会比原本要更加的疼!

    『完了……』

    周边的广陵兵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由得哀嚎了出来。

    带着张余显然会拖慢逃跑的速度,可是如果不带着张余,那么他们即便是逃到了下邳也是普通的逃兵!是要被抓住杀头的!

    即便是侥幸不死,也会被编进敢死营之中,要三个首级的功勋才能脱离!

    张余能在江东兵打到门上,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当机立断表示投降,在察觉周泰对自己不怀好意的时候也能够立刻开始准备逃跑,在急智这个方面上张余多少是有一些的……

    『莫急!莫急!』张余一边尽量忍着疼痛,将脚放下,交替着轻轻踩踏,一边安慰着周边的兵卒,让自己的脑袋急速的思索起来。

    『追来了几个人?』张余追问那个发现江东兵踪迹的中年人。

    中年人略微回想了一下,『至少有两伍,十来个。』

    张余呼出了一口气,『那就不怕!』

    十来个,说明只是普通的追击,或者说是查看而已,并没有确定张余真的走了这一条山道。要是已经确定了张余等人在这里,又怎么会只来十来个?

    张余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到了山径的路口处,『那边,能不能做个陷阱?谁会做陷阱?』

    『张公子,你的意思是……要搞个埋伏?』临时的队率问道。

    『对。我觉得……这些江东兵并没有真正发现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有机会……毕竟现在,我这……跑不快的……就算是逃,也迟早是被他们追上,』张余抖了抖腿,他的脚底板虽然还疼,但是比之前好了一些,可是依旧不足以和这些皮糙肉厚的兵卒相比,『所以还不如先埋伏个先手……即便是不能全数击杀,也至少可以拖延一下时间……』

    临时的队率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是点头同意,并且直接安排了起来。当然,张余则是先踉跄着躲到了山石阴影之下去。

    过了片刻之后,前来搜索的江东兵举着火把出现了。

    这些江东兵虽然说在左右搜寻,但是并没有太在意。毕竟他们认为张余等人即便是逃离了,也应该是在官道上的可能性最大,其次就是沿着泗水,像是这些采药的山径,看看也就是了。

    心理上的大意,当然就吃亏了。

    江东兵并没有想到张余等人竟然敢反过来埋伏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张余等人并没有多少兵刃铠甲,但是他们也同样没想到,其实可以杀人的东西有很多,有时候一块石头,一根粗糙的树干,一把平日用来割绳子削木棍的匕首,都可以致人死命。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江东兵,慌乱之下,先头的几个江东兵被扑倒在地,惨叫声惊起了林中的夜鸟,在山谷之间回荡,也吓得落在后面的几个江东兵直接掉头就跑……

    『别追了!』张余钻出了山石的阴影,『带上兵器,我们快走!』

    张余看着那几个慌乱的在山径当中逃窜的江东兵,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丟掉了一块压着许久的石头,就连脚底板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也好了许多。

    原来,这些江东兵……

    其实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