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狗猫

楚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落秋中文网 www.lqbook.com,最快更新醉枕东都最新章节!

    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 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 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

    想要第一时间捕捉作者大大踪迹?快来?起?点读书评论区

    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 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 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 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 没关系, 有你们帮忙看着, 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这个周末,洛泱要带李奏、邵春去伊川。

    既然能邵春,那阿凛、冽两人应该也在洛阳,可不管怎么找,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更别说连他们也猜不到的第六个人。

    洛泱的爷爷住在伊川,八十多的人,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还总是坐不祝

    “伊川离洛阳市不远,可爷爷就不喜欢到洛阳住楼房。

    他总说,他这辈子工作时间最长的地方在白沙,就想在他的老房子里安度晚年。

    我们也只好偷偷花些钱,请邻居照顾他。”

    “等我们老了,也有个老房子让我们颐养天年,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今天是邵春开车,显然他心情很好,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为小娘子驾马车出行的日子。

    “老房子好啊,说不定连个喂猫的碗都是个宝。”李奏指着窗外龙门的方向说:

    “我们以后住的地方离伊川更近了,去看爷爷也方便。”

    半小时的行程比在市里堵车还快,到了镇上老宅,他们却扑了個空。

    邻居大姐对洛泱苦笑道:

    “苏丫头啊,你的钱我是没脸挣了。你爷爷很少要我帮忙不说,他还三天两头不在家。

    各个村子都有他朋友,就算看他坐上公车,也不知道他晚上回不回家。”

    “哦,没关系,有你们帮忙看着,我们也能安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