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骗画!

巫马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落秋中文网 www.lqbook.com,最快更新我凭什么不能做游戏最新章节!

    柳若晗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看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是……

    普普通通的游戏公司小老板,高中学历,前段时间,还求职不顺,屡屡受挫。

    另一个是名誉天下,曾是一个时代流派的代表性人物,目前狂受资本追捧,每一幅画作都是几百,几千万起步。

    她在国外的时候,当导师跟她聊起当代艺术的时候,门捷列夫是无法绕过的存在!

    这是两个世界,两个阶层的人啊!

    所以……

    他们怎么会聚在一起喝酒?

    见鬼了!

    柳若晗慢慢地接近那张桌子。

    随后……

    “喝!当浮一大白,浮了以后,咱重新来过的……”

    “好!”

    “……”

    她听到张扬声音似乎有些兴奋,给门捷列夫敬了一杯酒。

    门捷列夫眼圈略微泛红,脸微熏,但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看起来非常豪爽。

    “其实,我这辈子,对艺术非常憧憬,有些艺术,就是历史的见证者,让我们有跟那个时代人对话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我会经常去音乐会听交响乐,也会去画展看画,雕塑展看雕塑……我其实非常崇尚艺术的!”

    张扬似乎有些醉醺,说话开始咬起了舌头,略微含糊不清。

    但是却很认真。

    “我其实很喜欢的就是莫扎特的《安魂曲》,还有柴达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当然,贝多芬的《五号交响曲命运》我也是非常喜欢……”

    “很多人在生命尽头的经典,我至今都在脑海中回荡着……”

    “翻开历史书上,不管过了多少年,你都能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声音,仿佛在和他们对话,听着他们述说着一个个的故事……”

    “……”

    “……”

    门捷列夫愣愣地听着这一幕。

    他听着。

    但是,张扬说的人物里面,他一个都没听说过。

    是他孤陋寡闻了,还是怎么回事?

    同样愣神的还有后面的沈毅和柳若晗。

    张扬说艺术的话,他们能听懂,可是张扬举例的那些人,他们却从来都没有任何,哪怕是一丝的印象。

    张扬这是喝高了,整个人都懵糊涂了吗?

    看他的表情,他似乎并不是在胡编乱造啊!

    他们并不清楚。

    他们只知道张扬似乎也在发泄着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

    随后……

    又在喝了点酒以后,他们突然看到张扬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和笔。

    “门捷列夫先生,其实……”

    “啊?张先生?”

    “我能请你帮我写几个字吗?”

    “啊?可以的,你要写什么?”

    “宇宙科技,就这几个字。”

    “啊?可以!”

    “那个,门捷列夫先生?我又有一个疑问……”

    “你说……”

    “你觉得,画宇宙,应该怎么画?”

    “宇宙?”

    “是啊,比如,让你在这张纸上画宇宙星河……”

    “这张纸这么小,要画宇宙星河?”

    “你可以画吗?我其实,我知道这个难度可能很高,而且现在这样的场合,大家都醉了,似乎影响创作……”

    “你想要什么样的形式?没事,我曾在最艰苦的,牛棚墙壁上做过画,这些不算什么!”

    “越简单的形式越好?”

    “好!”

    小酒馆里。

    喧嚣与昏暗的灯光里。

    门捷列夫似乎并没有受任何影响,用中文在那张纸上写了宇宙科技这几个字以后,又沉思了一会……

    接着,用张扬给的笔画了一个圈,然后,在圈里开始在圈里点点星辰。

    很快……

    一个简单的宇宙雏形,竟然在门捷列夫手中若隐若现。

    “厉害啊,门捷列夫先生!”张扬眼睛一亮!

    “哈哈,就是简单地画了一下,刚才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些童趣,想到了多年前,我呆在华夏的那段日子……”

    门捷列夫放下笔醉眼熏熏地看着喧嚣的远方,仿佛陷入了回忆,有很多话想说。

    但是……

    “门捷列夫先生……”张扬却突然打断了门捷列夫的回忆。

    “怎么了?”被打断的门捷列夫有些愣愣的。

    “现在天色似乎有些晚了,要不,我们散了?要回家睡觉了……”张扬如获至宝一般收好纸,然后轻咳了一声。

    “啊?”门捷列夫这些年一直被虚荣和金钱的腐朽,难免心中有些孤独感,好不容易借着酒劲找个人可以说说,憋了半天正要抒发一下胸中所想。

    然后……

    话还没说半句呢?

    你特么跟我说要回家睡觉?

    “门捷列夫先生,您的经纪人坐在那里,我看她已经等很久了,熬夜,对女孩子不太好……”张扬指了指不远处那个红发的女人,然后又非常认真:“其实我觉得这样让女孩子等这么久,这样不够绅士……”

    “???”

    刚才你唾沫星子横飞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你自己很绅士?

    现在就突然绅士了?

    门捷列夫觉得自己一时间就突然转不过弯来了。

    ………………………………

    门口。

    门捷列夫走了。

    似乎憋了一肚子话,想说出来,但对方不给他任何机会!

    最终,他还是被红衣女人给扶上了车。

    离开前,他看了一眼张扬。

    万般情绪浮上心。

    上车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些可笑。

    这个事情还是挺扯淡的,一个著名的画家,能跟一个萍水相逢的普通人喝酒……

    甚至,喝完酒以后,他只知道他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然后,连他具体是什么公司的老板,他都没问……

    这……

    换谁,谁都不信啊!

    几个保镖四处看了一眼,也非常警惕地跟着上了旁边的面包车。

    张扬对着门捷列夫的车挥了挥手,等到车远行以后,他在路灯下摸了摸口袋。

    咧牙笑得分外灿烂。

    他摸了摸口袋。

    随后,又坐上了一辆似乎早就准备好的出租车,最终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沈毅和柳若晗在不远处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选择没有上去搭话。

    今天碰到的事情,实在是让他们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原本想挖人的话,到他们口中,突然就尬住了,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张口……

    柳若晗却是在网上查找莫扎特的《安魂曲》,还有柴达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当然,贝多芬的《五号交响曲命运》……

    怎么查,都查无此人和词曲。

    这些都是这家伙吹牛的?

    吹得都跟真的一样!

    她摇摇头,都无语了!

    当然……

    她根本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年,这些东西……

    嗯,那是在很遥远的未来了。

    …………………………

    距离《狂扁草泥马》游戏发售还有四小时!

    门捷列夫彻夜难眠。

    但凡搞艺术的,就很容易钻进死胡同。

    张扬的话,让他醍醐灌顶,让他幡然醒悟,又让他无比惭愧。

    一个普通的老板,都比我能看清楚这个世道……

    我竟然……

    早上。

    门捷列夫从床上爬起来,身体似乎有些疲惫,但是精神却很好。

    他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随后,匆匆忙忙地跑到卫生间里,看着自己的模样。

    越看,越觉得恶心!

    他终于握紧拳头!

    紧接着……

    “堕落的画家!”

    他来到自己的画室里,用自己的形象,画了一副讽刺画!

    风词画里,画家躺在金钱和名利的山上,呼呼大睡。

    而旁边,是一群大腹便便的资本家。

    而另一边,有一个年轻人,正疯狂,试图叫醒画家!

    画完以后,他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复杂情绪终于彻底一扫而空。

    朝阳照在画室里。

    他迎着朝阳,觉得自己宛如新生。

    无端端地对着那个青年充满着些许感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以后,他表情懵逼,随后经纪人带着一份资料走了进来。

    一份新闻,是今日的艺术圈头条,上面写着自己当场毁画,在艺术圈里造成巨大轰动!

    另一份资料,是一则贴吧的头条新闻。

    新闻里……

    “采访宇宙科技董事长张扬先生!”

    “张扬: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的每一款游戏,都是艺术!

    “昨晚,我与门捷列夫先生大聊我们的游戏艺术,从人类原始游戏,聊到未来科技游戏,门捷列夫先生大受感慨,只觉灵感迸发,当场浮了几大白,趁兴起时,提笔为我们宇宙科技圣手点睛“宇宙科技”,并,设计了一张宇宙LOGO,并勉励我们公司再接再厉!”

    “想必,大家已经听说了门捷列先生在画展上,当场毁画吧!”

    “很多人觉得门捷列夫先生很疯狂!”

    “但是,我觉得他不但不疯狂,反而对艺术的理解,更近一步了!”

    “他是打破桎梏,再登巅峰!”

    “我们的LOGO,是门捷列夫先生破茧重生之作,象征着他抛弃世俗,重归艺术至高殿堂!未来,它必是一个时代的代表性作品,我断言,他会徜徉在艺术历史长河之中,谁都绕不过去……”

    “我们不生产艺术,我们人类艺术的搬运工……”

    “下面,我为大家解析当时门捷列夫作画时候的心境,这幅宇宙科技画,他融入了门捷列夫先生的诸多思想……”

    “……”

    “……”

    看完以后……

    门捷列夫全身一颤!

    瞬间!

    他觉得自己血压都高了!

    这家伙怎么比那些可恶的资本家更会吹嘘!